网站首页 注册会员 登陆论坛 搜索帖子 最新帖子 最热帖子 风数文化 真亮心情 陆新瑾诗歌
 
论坛首页歌尽桃花扇底风 → 当前帖子
 
题目:冯玉奇和越剧 回复: 0 浏览: 1313
^_^!
表情: 作者:linou 时间 2011-5-12 4:24:55 序号:1212
 
  冯玉奇和越剧
在研究冯玉奇的生活经历时,偶然在《雪声纪念刊》和《芳华剧刊》上看到了介绍冯玉奇的资料,真要感谢那两本书的编者,保存下冯玉奇在越剧界中的痕迹。

先看《雪声纪念刊》中的冯玉奇∶

冯玉奇先生矮矮的个子,终年戴了一副黑眼镜,有人奇怪,这位先生难道长年患眼疾吗?其实不然,冯先生右目不明,只有一只左眼可用,所以戴副眼镜遮遮羞的。
冯先生据说是小说家,不过他的大作究竟如何不得而知。他进雪声,是很偶然的,因为前年十月袁小姐在九星登台,越剧对于人事进出向来半年为期,袁小姐在中途登台,一时很难物色编剧人才,由于同事介绍,就采用了他的剧本,可是写的并不合用,演期已经逼近了,剧本尚无着落,再找人写,更是不便,只得将他原稿再三删改,经过几度修削,才算搬上舞台,第一次好容易上去了,第二次还是不行,但在“蜀中无大将”的时候,也只得将就一下,一而再,再而三,冯先生的挂名编剧家,也就此无形造成了。
写了剧本,要经别人几度修改,弄得原稿有等于无,这实在太说不过去,而且这种低级的剧本,实在难以采纳,所以去年歇夏之后,雪声当局决意谢绝,他脱离了雪声当然又钻进别的剧场,各剧场那里知道他是挂名编剧,认为是雪声遗珠,一时都采用他的剧本,于是他粗制滥造的作品,就大量生产,结果有目共赏,骗人不能骗到底,现在就没有剧场要他的剧本,谁知他不想自己的剧本不能见人,反而迁怒于别人起来。
他在名和利双重损失之下,大概是穷极无聊,闭门造车,向壁虚造的写了一部书,大骂越剧同人,对于袁小姐骂得更厉害。写得鄙卑无耻,极尽其丑态,想不到一位小说家的笔是这样卑污的,父母培植他受了教育是专干无耻行为的,这不仅是他个人的耻辱,真使文化界感到悲哀,现在这本书为警察局查禁了,他被传问口供时,曾呐呐的说∶“我并不是和袁小姐有怨,不过想借她的名声赚些钱吧了”,本来他这种违法行为,应当受到法律制裁,但经当局劝解,认为此等宵小之徒,不值计较,他也自愿悔过,负责将书销毁,越剧同人本宽怀之旨,也就不再追诉,否则的话,他现在正在饱尝铁窗风味了呢。

这是那本书出版后,剧团中有人对冯玉奇有怨恨,这篇文章才有这样的说法。

再看《芳华剧刊》中的冯玉奇∶

他是一个二十九岁的青年,浙江慈溪人,修短的身材,终年里戴上一副黑眼镜,起先他是鸳鸯蝴蝶气息奇重的小说家,并不编著剧本,他所写的小说在当时很走红,谁都料不到他为袁雪芬踏进“九星”担任越剧编剧起来,生平处女作是《雁南归》,口碑甚佳,他原负笈复旦攻读文学系,奇怪得很,国学根底虽好,外国语却低能异常,最近为“芳华”编写一出《泪滴灯花开》,为的他著述一部《艺海双姝》的言情小说,据闻影戤某明星,故与圈内人失睦,致“冯玉奇”曾易名“金宇珏”。
近来居家专事著作,编剧兴趣已锐减,他的右眼有痼疾,所以别署“左明生”,将后在越剧编导里,轻易不容易见到他的剧本吧?!

对于冯玉奇的越剧处女作《雁南归》,据《雪声纪念刊》中讲“是写的并不合用,演期已经逼近了,剧本尚无着落,再找人写,更是不便,只得将他原稿再三删改,经过几度修削,才算搬上舞台,”

这出戏由南薇导演,但其中到底改前改后什么样?我想等资料还有可能存在并出现时,自有个说法。

有意思的是,袁雪芬说∶戏不怎样,票房蛮好!

而《芳华剧刊》只有四个字∶口碑甚佳。

尽管雪声剧团说冯玉奇不会编剧,我也相信他原是写小说编故事的,写唱词、分场景肯定是初学乍练,肯定外行。但接着他还是在雪声剧团中当编剧,一共编了五出戏∶《雁南归》、《红粉金戈》、《太平天国》、《有情人》、《孝女复仇》。

从我所见到的《有情人》说明书中所言,冯玉奇与剧团中人当时合作还算和睦∶

编后小语
自从去年到现在,总算编五部剧本,而这五部剧本的题材,可说全是别人供给我。大家都说要编好的剧本真难,这难的地方却是在我的题材问题,假使有了一个好的故事,那么你就可以尽量的发挥,所以整个的越剧圈子里就在闹这题材荒,“私订终身后花园,落难公子中状元”,这在一九四五年的现时代中似乎太落伍太没意思了吧!即使我们编剧的仅仅是为了解决面包问题的话,那么干脆的说,还是去拉黄包车比较痛快,所以我们决不能迎合一般低级趣味者而趋向于腐化,但是比较有一些中心思想的剧本,偏又不售座,这在戏院当局方面,我们剧务部当然又感到抱歉的不安,因此在这一个局面之下,编剧人的从中就感到够痛苦了,记得孙先生对我说,“这不是观剧人水准的低,完全是我们没有研究的失败”,这两句话我认为是对的,有思想有意义的剧本,并非是观众们没有程度所以才不肯接受,这原因还是为了我们没有把剧情给予观众们一个彻底的了解。
继《夫唱妇随》后原定是南薇兄的《绝代艳后》,但因南薇兄的贵人多忙,只好又是我是个粗制滥造朋友来一下滥竽充数了。不过我感觉困难的就是缺乏题材,经孙先生和吕大哥研讨,构成了一部六幕六景的悲喜剧,定名《有情人》,我已开始细写就绪,内容旨题,是述新式恋爱与旧式婚姻交错的一个客观点,最后的希望,是愿“有情人终成眷属”的意思,其用意还请观众自己去理会,兹值公演之始,综观六幕前后。觉每幕情节还不至沉闷。我想也许不会使观众们感到过分的失望吧!

上面这段文字是冯玉奇写的,孙先生是孙文毅,吕大哥是吕仲,据现在的袁雪芬传中讲,冯玉奇是孙文毅找来的,但据冯玉奇讲,他是吕仲介绍进剧团的。或许是孙文毅托吕仲,吕仲把冯玉奇介绍给了孙文毅,孙文毅又向袁雪芬介绍,致使袁雪芬认为是孙文毅介绍的。而从后来冯玉奇写的那本冒犯了越剧界一些人的书中看来,冯玉奇对孙文毅的行为并不以为然,可见当时与孙文毅并不投机,他对吕仲怀尊敬之意,由此可见,冯玉奇还真是吕仲介绍的。

好!先不说那本书的事,先把冯玉奇为芳华剧团写的几个剧本交代一下。冯玉奇为芳华剧团编了三个剧本,据《芳华剧刊》讲∶

《长相思》

本剧为抗日胜利后芳华剧团第一部作品,那时候全沪同胞都非常兴奋,大家都想在剧场影院中找点刺激,况芳华更有徐天红小姐加入,致卖座更佳。
本剧为标准婆婆妈妈戏,换句话说,也就是家庭悲喜剧,她的命名正和我们同胞在八年中相思和平一般深切,到了现在,心病已除,相思已疗,这犹似剧中男主角一样,结果还是大团圆耳。
记得那时因徐进先生有病在疗养中剧务部由蓝明先生主持,因为当时大家没有新作品,所以就请冯玉奇先生来帮了次忙,好在冯君是有名的,既快而又不粗制滥造的剧作家与小说家也。

《血洒孤城》

本剧为明代逐倭寇之忠勇故事,背景为海边渔村与小城,可云别开生面,与话剧之荒岛英雄相媲美,徐天红小姐在是剧中饰一老渔翁,甚得好评,尹小姐饰总兵之子,热恋一渔家女,慷慨激昂,缠绵悱恻,兼而有之,不愧为全能小生!
尤其在中间之兄弟阋墙,为爱而几至动武,结果被老渔翁忠告,华国强(尹小姐饰)方皤然悔悟,以外侮未除,怎能内哄。决单人匹马杀出孤城求救,卒由救兵解此危城,然强(即尹)已遍体伤痕,身中数箭,奄奄一息。在渔家女(竺饰)与胞弟之哭喊下,含笑而逝矣!
处今内战方殷,民生疾苦时,一读此剧,感慨何如!

第三出戏冯玉奇署名“金宇珏” 了,这便是现在还有人在唱的戏∶《泪滴灯花开》。

这是冯玉奇为当时两大剧团写戏的大概情况,也正像雪声剧团后来所说∶“他脱离了雪声当然又钻进别的剧场,各剧场那里知道他是挂名编剧,认为是雪声遗珠,一时都采用他的剧本,”说法中有贬意,但冯玉奇在芳华时期也确为其他剧团编过戏,而是否像雪声剧团所说“粗制滥造的作品,就大量生产”呢?这句“粗制滥造”的话冯玉奇自己也讲过,那属于自谦之语,如在《有情人》说明书中说“因南薇兄的贵人多忙,只好又是我是个粗制滥造朋友来一下滥竽充数了。”

而《芳华剧刊》讲∶“冯君是有名的,既快而又不粗制滥造的剧作家与小说家也。”这也是另一种讲法。

现在还可以请人来证明的有傅全香、徐玉兰,因为1945年6月下旬,傅全香、徐玉兰领衔的全香剧团到九星大戏院演出。冯玉奇为全香剧团编过戏。当时全香剧团共上演了由胡知非、刘涛、冯玉奇、姚明等人编导的新戏20余部。后来傅全香的全香剧团演出于红宝剧场。编演了《小妹妹》等新戏10多部,参与编导的人员中也有冯玉奇。全香剧团在此演至1946年5月。

1946年下旬,由徐天红领衔的天红剧团组成,剧务部成员也有冯玉奇。2月,徐天红的天红剧团自2月1日至7月5日,共上演了《遗产恨》、《飘零泪》、《义薄云天》、《流亡曲》等12部新戏,营业极盛。《遗产恨》和《义薄云天》有冯玉奇的同名小说,冯玉奇应是这两个戏的编剧。

1946年,毛佩卿、白玉琴、钱妙花、魏银凤、魏梅照、黄笑笑等演员,受上海袁雪芬等实行越剧改革的启迪,在《甬潮》半月刊的支持下,举行了宁波越剧改革座谈会,毛佩卿等十多人发言表达了要求改革的迫切心情与设想。这个深有意义的盛会,促进了越剧的改革。毛佩卿等锐意创新,与编导刘涛、蒋芳菲、樊篱、胡知非、陈白枫、冯玉奇等合作,先后编演了《喜相逢》、《姚小红》、《狂风暴雨》、《画中人》、《好花结好果》、《小羔羊》等六十几出新戏,在宁波开创了越剧上演新编剧目和时装戏的新局面。

到了1946年下半年后,冯玉奇脱离了越剧界,在家写小说,并由此而成为中国写了小说而又印成书的最多的人。

而冯玉奇因写了一本《艺海双珠》被越剧业同人联谊会控告诽谤的事,将另作专文介绍。

没有回复帖子
 
表情
插入
上传
内容
  请注意:本论坛设置游客不能发帖子。回复帖子
 *东方文献编辑部 *All Rights Reserved 【☆☆☆